2019年1月11日 星期五

2018年 個人組合年結

                    12月       2018年
組合            -3.5%       -4.3%       
SPY US      -9.3%       -4.6%     
盈富            -2.4%       -10.1%        
ACWI US    -7.2%       -9.1%       
(ETF表現用Bloomberg提供的總回報,是假設了股息再投資,並不代表個人投資者的真實回報)

年頭工作忙到痴線,現在才寫這個遲來的2018年結。2018年的表現並不令人滿意,雖然還是跑贏了SPY及ACWI,但還是下跌了。無可否認中間是靠market timing及對沖(10月頭大力降低exposure,以及開始用了短倉作掩護)去減少不少年底的損失,但個人是很不喜歡用這些方法。Market timing捉錯了的話那種壓力比選股還大,而且time得多就很容易會上癮,個市越睇越密,越炒越短線,最後是自毀的機會更大。所以若不是9月時真的感到是非常時期,忍不住講左句"我恐懼",我盡量都不想做太多market timing有關的動作。

組合十大長倉持股
                               比重         
Microsoft                6.4%
Visa+Mastercard    6.0% (我並沒有特別區分V跟MA,都視為同一個主題)
Alphabet                 5.8%
維他奶                    4.8%
Amazon                  4.8%
Salesforce.com      4.2% 
Palo Alto Networks 4.1%
騰訊                        4.0%
LVMH                     3.1%
Nike                        3.0%
Nvidia                     2.9% 
    

組合持有31隻股票 (包括短倉)
淨倉位 (長-短-現金) 為57%。

12月淨賣出,沽出呷哺呷哺換入安踏,另外沽空了Spotify。Spotify一方面我覺得估值很高,而且競爭對手很多,包括Apple Music、Amazon等。個人有subscribe過Spotify Premium,覺得那些play list非常好用,但始終差異化的程度還不夠。與之類似的是NFLX,但NFLX的差異化能力很強大,用戶的粘度非常高,而且有一定品牌效應: 就是同人吹水時同人講自己有subscribe NFLX好像高人一等一樣。(個人無subscribe NFLX,但過去2年的確遇到無數這種人,跟Amazon Prime及用iPhone唔用Android同理),Spotify遠遠未夠這程度。
另外沽空Spotify也是用作掩護自己有的美國科技股。

如果美股真的步入熊市,是我認真投資以來第一次遇到的美股熊市。個人雖然重倉美股,但對熊市到來也並不擔憂,一來自己開始熟習沽空操作,二來熊市絕對是很好的學習機會。我一直都認為,股市上的學費遲早是要交的,襯自己後生錢不多時交了是最好的。2019年即使是熊市,也磨拳擦掌做好準備。

2018年12月22日 星期六

2018年年結 - 非投資篇

2018年好像過得特別快,話咁快又到年尾,在此寫下對今年的一些想法。投資組合還未埋數都知今年要輸,但求埋數時可以跑贏ACWI。現先寫下一些非投資的想法,完全是一篇雜談,無structure可言,不要見怪。

事業上今年突破不多,始終市場環境不穩。去年初才轉到現在的公司,今年開始取得同事,特別是香港以外同事的信任。已經預見來年會有些轉變,自己拿到的自由度大了,更可以按自己想走的方向學習不同的知識。自己比較幸運,工作是自己興趣所在,朝早起床番工從來沒有難堪的感覺,收入也叫養到自己儲到下錢,來年依然是繼續奮鬥。

人際關係方面,今年因工作關係也認識到不少新朋友,更和一些香港以外的人建立了不錯的關係。始終在職場既要識字又要識人,自己一直是十分內向的人,讀書時小組討論例必因為唔講野而成為最差那個。經過幾年的職場歷練,完全可以在工作場合跟陌生人搭話,是這幾年自己進步得最滿意的地方。

今年最大的打擊就是失戀,也不是失戀那麼簡單,是失去了一個跟自己走了四分之一人生的人。無謂在這blog做太多情感宣洩,心裡的苦澀只有自己知,只能老土地說有些事錯過了最好的時機就番唔到轉頭。失戀後多了和不同的朋友見面,老朋友、新朋友、5年以上無見過面的也好,重新進入不同的社交圈子,而不是孤身上路。

另外,屋企今年完成裝修,兩老講裝修講左幾年,今年終於實行。自己也積極參與,一個裝修工程真是耗用極多時間及金錢,自己看著不同方面的支出,心理壓力也不少,幸好結果還是很令人滿意。

來年的計劃就是沒有計劃,很多朋友的計劃都是結婚買樓,這很顯然不關我事。買樓也是一個有趣的話題,自己也想了很久。自己一個供個600萬樓下的應該沒問題,但納米樓的市場完全抽曲,呎價高得驚人。大一點的單位呎價合理得多,但過了600萬自己一個買的話,負擔能力差不多去到盡,有咩事需要錢應急或比人炒魷隨時會沒頂。結果跟很多朋友討論過後結論竟是拿拿林找個一樣有能力的女生結婚買樓,講就容易。老闆經常向我傳教,假設自己有90歲命,30都未到就話結婚,即係要對住同一個人超過60年,果個commitment比買樓仲要多個double,供樓都係供30年。只能嘆句生活艱難,唯有想想如何提高自己賺錢能力(包括事業及用錢去搵錢),根基不夠穩固的情況下,其他好多事情好像點行都係deadlock。

2018年12月13日 星期四

2018年 11月個人組合小結

                    11月       年初至今      
組合            +0.8%      -0.8%       
SPY US      +1.6%      +4.8%     
盈富            +6.6%      -7.9%        
ACWI US    +1.4%      -1.9%       
(ETF表現用Bloomberg提供的總回報,是假設了股息再投資,並不代表個人投資者的真實回報)

最近工作極忙,處理個人組合及本blog的時間大大減少。11月全球大反彈,但個人組合跟不上反彈浪。主要原因是NVDA繼續大跌,單是NVDA就拿走了1%。另外是因為一早已經減倉,所以拖低回報,12月頭2星期還是微跌。

組合十大長倉持股
                               比重         
Microsoft                6.9%
Visa+Mastercard    6.1% (我並沒有特別區分V跟MA,都視為同一個主題)
Alphabet                 5.9%
維他奶                    5.1%
Amazon                  4.8%
Salesforce.com      4.0% 
Palo Alto Networks 4.0%
騰訊                        3.9%
Nvidia                     3.1% 
Nike                        3.0%
LVMH                     3.0%    

組合持有30隻股票 (包括短倉)
淨倉位 (長-短-現金) 為61%。

11月淨買入,包括追入維他奶、借調整買入Kering及Apple。另外沽出微博及減持騰訊。微博是買入點錯誤,完全是行為金融學的錨效應 (anchoring),市場一直給予40-50倍估值,5月跌到30倍多點就認為抵買。後來認為生意模式未必值這個估值,現水平值博率不高索性沽清睇少隻。

騰訊則是一直提到的錯誤,但減倉不代表看淡,只是覺得在組合中的比重實在不應比AMZN、GOOGL等更大。

2018年11月23日 星期五

避開了Micron,避不開NVDA

今個月毫無疑問最受傷的是NVDA,出了一份很差的業績後在短短1個星期就無左3成,從10月的高位更跌了一半。

事件因由是整條街都低估了虛擬貨幣潮完結後的影響,全球所有跟這方面有關的公司,包括晶圓代工的台積電、做記憶體的SK海力士、三星電子、當然包括NVDA自己,早2,3個季度已一直開始說虛擬貨幣相關業務很少,影響不大。然後大家都很安心的繼續持有,但最後結果就是虛擬貨幣潮一完結,街外就有大量GPU存貨積壓。GPU的用途遠沒有記憶體廣泛,因此有貨壓係條街的確需要更長時間消化。現時股價已跌了下來,自己唯有選擇等待。

自己的個人組合一直有增持NVDA,作為半核心持股,個人組合越來越大時就一直增持少量避免被攤薄,結果有很多是高位增持而導致重傷。

自己7、8月的時候見到半導體有轉弱跡象,先後於高位沽清Micron及台積電,但自己對NVDA的長期前景太有信心,對倉位大小及估值採取寛鬆的態度,實有點對風險視而不見。其實同樣的錯誤也適用於今年的騰訊,自己一早看見有政策風險及估值並不吸引,但騰訊作為核心持股,自己同樣是採取容忍的態度。

今年個人組合絕對可以用得好很多,最大的失利正是來自上述2隻股票,或許要檢討一下自己對核心持股的操作方法。

2018年11月9日 星期五

Apple不再公佈出貨量數字

Apple決定不再公佈iPhone出貨量數字,原因是出貨量跟業績的關係不大。的而且確,過去2年iPhone出貨量增長不多,靠的是提價去提升收入。但手機市場飽和,現在不少中價機對大部份人已經夠用的情況下,提價不可能是無止境。現在暫時觀望Apple的服務收入,很大部份是來自App Store、Apple Music、以及Google支付給Apple的所謂Traffic Acquisition Cost(即是買路錢),只能說有很多人習慣了iOS這平台,很難轉Android。個人3年前還是用iPhone,現在轉了Samsung的Note系列,個人較喜歡Android的靈活性,但對大部份人來說iOS的簡易性是比Android更有吸引力。但服務收入能否抵銷iPhone失速的影響,以及開始有公司如Netflix想繞過App Store避開Apple收買路錢,這些還是要觀望。但如果Apple估值再低些少,我會有興趣再入場。

但手機硬件股則肯定無運行,瑞聲已率先倒下,個人認為瑞聲倒下的原因不全是iPhone出貨量差,更重要的是A股的立訊入場跟瑞聲競爭。本來我對舜宇還有些少希望,但眼見A股的歐菲光也想進入鏡頭市場,加上現在的新機賣點不再只著眼於鏡頭升級,Samsung將會推出可摺疊手機,iPhone現在最大的賣點是Bionic晶片的運算能力,感覺是大陸品牌還在追鏡頭升級,但還可持續多久實在是未知數。手機硬件現在利潤率較高的只剩下瑞聲、鏡頭(包括舜宇及大立光)、做手機殼的台股可成科技,而在這之中還有增長潛力的只剩鏡頭,所以我是比較擔心有新競爭者加入,的而且確鏡片技術要求較高,但如果升級速度減慢,對手追上來所需的時間可能比想像中短很多。

自己除半導體外,成世人未買過手機硬件股,的而且確是錯過了瑞聲及舜宇早期的輝煌,但也避開了不少地雷,現在個人對手機硬件還是比較保守。